•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130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在六天后,我们将迎来农历庚子年以及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开始。在2020新春来临之际,Soomal给各位读者们拜个早年,也会按例在未来几天内发布2019年度的行业观察和年度推荐与不推荐。今天带来的是手机数码领域的年度观察文章。
    还有不到一周就要迎来我们的中国新年庚子鼠年,Soomal一年一度的年度综述从今天开始更新。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乐不思鼠。2019年音频行业最火当属AirPods与真无线耳机爆发,想起5年前30亿收购Beats,今天你有何感想?
    华为引领成像芯片军备竞赛,索尼凭借i-ToF取得胜利,事件驱动型视觉传感器出现,三星、华为和苹果正以比以前更强的势头,将成像相关的芯片推向其旗舰智能手机的相机中。年底了,我们分享一些观察意见,以补充不断提高的DXOMARK的智能手机相机测试成绩,也说明智能手机相机系统的持续进化。
    今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选曲,尼尔松斯就显露了他的“野心”。近几年来,维也纳爱乐乐团邀请了更多中青代的指挥家登台演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带来的是一场青年人指挥棒下青涩的施特劳斯家族舞曲,而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则为我们带来了德国人一般有板有眼的维也纳舞曲……
    电影是一门视听综合艺术。传统上,对白、配乐与音效共同构成电影听觉的三大组成部分。其中,电影配乐由于其即便脱离电影载体后仍然具有相对独立、完整的听觉审美、鉴赏价值以及由此带来的广阔市场、巨大商业价值而居于众神之巅,独领风骚……
    21世纪20年代已悄然来临,在接下来10年,古典音乐将如何发展还不得而知。今天向大家介绍改变了本世纪10年代古典音乐史的9件事,或许有益于大家了解有关古典音乐的现状和未来……
    《少数派报告》中至少有三项“未完成”值得细品:音乐的未完成,完美科技系统的未完成,以及人性的未完成。从“未完成”走向“完成”,路途漫长崎岖,或许永远无法抵达,而这部电影以及舒伯特的音乐提醒我们,“未完成”时的摇摆与暧昧,相较于“完成”,更接近于生命的真相。
    维也纳施特劳斯家族的舞曲音乐属于管弦乐作品中的通俗小曲,以前维也纳爱乐的新年音乐会也就是个热闹的大趴,算不上大雅之会,却因为两位指挥大师的先后捧场,从此脱胎换骨,成为全世界的迎新盛典……
    有人说约翰·施特劳斯家族的东西难登大雅之堂,和古典音乐并不沾边。这些人不单施特劳斯的东西懒得多听一回,且一有人提及施特劳斯音乐会,更会报以轻蔑之态……其实,轻视施特劳斯的创作及其相关文化副产品,比如每年元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是对待历史和艺术不能实事求是的表现……
    意大利巴洛克作曲家维瓦尔弟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中的《冬》在片中抒情正浓时出场,其中的第二乐章“极柔板”温煦、缱绻,宛若冬日暖阳,也像卡拉写给丹尼尔的一封温柔情书……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之所以有着非常强的生命力,不仅在于它有着来自施特劳斯家族的大量旋律优美的曲子,还因为它是当今指挥大师们展现个人风采的平台,是很多人每年的期待。虽然有些年份的新年音乐会精彩绝伦,而有些年份难以令人满意,但这依然不妨碍它是我们为之念念不忘并且年年期待不已的音乐会……
    周华健曾说:“我是李宗盛从路边捡回来的。”他们在长达几十年的合作历程中,周华健总共唱过李宗盛写的将近30首歌。在两个人一起创造的那些华语流行音乐经典中,每一首歌都有一段难忘的故事。故事的开头其实还挺老套的……
    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确定由拉脱维亚人安德里斯·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指挥,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将成为历史上第18位执棒这台年度音乐盛会的音乐家,也是近四届(2017-2020)以来的第三张“新面孔”……
    12月4日,高通发布了2020年度的新一代中高端移动处理器平台,中端的骁龙765/765G意味着未来5G手机的价格将会直接拉到2000元级别,但更引人关注的还是下一代旗舰处理器骁龙865。相较于855/855+,骁龙865能为明年的Android阵营手机带来了多大的性能提升和改变?
    尽管标题有点瘆人,圣-桑这首《死神之舞》其实是一首非常好听的音乐,尤其是其中的圆舞曲,优美流畅。不知圣-桑是不是想通过乐曲告诉我们,亡灵也会舞蹈,逝去的人也会留恋回味人间的欢乐。
    2016年生日的时候,杨松斯曾说:“很多人告诉我觉得我变年轻了。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以前我们一直想着工作工作,而当我们真正想放下这些去享受生活的时候一切却又变得太迟了。但是,好在我很喜欢我的这份工作,音乐和指挥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很享受当下的生活。”
    转眼又到年末,看到此文的读者可能已能嗅到新年祝福的气息。那么无论如何,可以去听听施特劳斯们的作品,不论是老约翰、约瑟夫、爱德华,还是小约翰。即便我们不去维也纳,却也能在年末的音乐会或唱片里,感受到来自施特劳斯的浓浓暖意……
    “看指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演奏员必须积累丰厚的经验、扎实的技巧,才有胆识、有意愿、有可能去看指挥。不然很可能看完指挥,音乐进行到何处都不知道,音符也丢了。当然,作为指挥,更要做好充分的排演准备,并时刻关注乐队,而不是把脑袋埋在谱子里……
    2018年11月,杨松斯最后一次接受《留声机》杂志访谈,回顾艺术生涯并畅谈自己的梦想,可上帝似乎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他便匆匆走完了最后一程。仅以这篇访谈,缅怀我们心中的大师。
    好看精彩的励志电影,不少都是“日本制造”,像是十年前上映的、曾为众多影迷打开古典音乐世界之门的《交响情人梦》,或是讲述退役乒乓选手历经磨折终能找回梦想与信心的《恋爱回旋》,以及今秋在日本上映的电影《蜜蜂与远雷》……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130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