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
  • 114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有人说巴托克的作品,有巴赫卓越的复调能力和德彪西斑斓的和声。我觉得,还有莫扎特的晶莹剔透、贝多芬的一泻千里和李斯特的辉煌,甚至有斯特拉文斯基的不谐和。巴托克运用一切作曲技巧,但作品始终如一涌动着匈牙利的脉息,始终体现一个艺术家的精神追求与个性……
    听李宇春演唱会是种享受。虽然她还没有将自己锻造成第一流的录音室歌手,也还没有推出过一张堪称为经典的歌唱专辑,但在一个体育馆或体育场里,你会发现许多在录音室里所没有的妙境。在那里,她将自己从舞台升起,充分显了影,也将“李宇春现象”充分显了影……
    青山晓兮白云飞,青山暮兮白云归。熟悉贝多芬大部分作品,可是对贝多芬晚期那几首钢琴奏鸣曲,始终充满了敬畏。晚期作品,贝多芬的音乐具有了更加遥远且不易接触的特质,对演奏者和听众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需要在很长的时间跨度中把各种乐思联系起来……
    2016年,金曲奖终于为她封后,虽然得奖的《大龄女子》并不是一张非常出色的作品,但她20年的努力和坚持值得这个嘉许。上世纪90年代的优秀女歌手济济,彭佳慧的实力虽佳,浮沉歌坛之路却坎坷。她从唱pub开始,1995年正式成为EZ5音乐餐厅驻唱歌手……
    小提琴家黄蒙拉自认为是一个传统又保守的人,然而保守如他,这两年也做了一件让业界侧目的创新事。2017年,黄蒙拉在国内首创用“弦乐四重奏”替代传统“交响乐团”来合作小提琴协奏曲……
    都说男人与女人是不同星球的生物,对待爱情、对待生活的态度总有这样那样的差别。可是,这些差异,以及因了这差异而生出的交逢、摩擦与误解,拼凑出这世上大多数爱情的样子。片中不时出现的拉威尔钢琴三重奏片段,正是这些爱恨交逢的绝佳注脚……
    就像任何事都有利与弊的两面性一样,《水手》在带给郑智化空前盛誉的同时,也留下了盛名后遗症。当一个歌手或者音乐人,一旦因为一首作品疯狂的走红时,人们往往会用这首歌曲,当成这个歌手的印象标签,而这显然会导致对这个歌手认知的失真,甚至扭曲……
    大提琴协奏曲,是德沃夏克除了《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外最为乐迷熟知的曲目,写成于1895年(此时他曾经深爱的女人约瑟芬娜在故国身患重病,而他身在美国)。作品里遍布思乡之情,也有不少对约瑟芬娜的悲伤感喟。德沃夏克对这部作品十分满意,知道它的感情分量与价值……
    继年初的《等你下课》掀起又一股校园怀旧风潮后,周杰伦于5月15日推出了本年度的第二首单曲《不爱我就拉倒》。与前者的一片好评形成鲜明反差,后者略带“傲娇”的歌名中好像已然提前预感到了受众并不积极的反馈……
    如今,古典时代过去了,浪漫派的风暴也过去了,现当代的抽象和隐喻还在受冷落。令人意外的是,巴赫得到越来越多的赞美、膜拜甚至附会。在此之前,巴赫是音乐家们的老师,只有职业音乐家可以充分解读他……
    要看到,智能音箱还是有许多有用的功能以及这些技术应用背后的行业发展,而且与其挂钩的产业和服务链条完整且规模已经不小,除了硬件的研发和生产,智能音箱在与人交互所涉及的语音识别、语音处理、深度学习和语音生成等,都诞生了大量的技术算法方案和服务供应商。
    2017年10月31日,记者曾去位于吴兴路的陆春龄家采访,当时情景,历历在目。早上9点,照顾他的阿姨送来一大把药嘱他吃掉。他一粒一粒地吃,吃完了赶紧吃两颗葡萄,像个孩子一样。97岁高龄,虽然饮食起居都离不了人照顾,但只要一提起笛子,他就活力十足……
    巴洛克音乐所处的时代背景离我们很遥远,但正如我曾经采访的一位音乐家所说,在她看来音乐不必区分时代,只要是好听动人就可以发展出自己的天空,巴洛克音乐的魅力不用多言,尽管我们并不能切身感受蒙特威尔第或者巴赫的生活,但对于巴洛克音乐的憧憬是纯粹而美好的……
    著名笛子演奏家、作曲家陆春龄,于2018年5月22日上午在上海中山医院病逝,享年97岁。消息传来,国内民乐界一片痛挽。那位笑呵呵一直念叨着要登台演出,一直希望中国民乐大放异彩的老先生,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莫扎特写作小提琴奏鸣曲,最早的时间记录是六岁。其间的真伪难以查考,但他在二十岁之前写有十几首小提琴奏鸣曲却是不争的事实。不过,他成熟的小提琴奏鸣曲诞生于二十岁以后,童年与少年时期的作品属于练手级别。K454与K481(外加一首K526)是他三十岁左右的作品……
    从逻辑上来判断,任何作品都不能完全依赖所谓“music that plays itself ”,无论是巴赫的作品还是古典现代作品。即便是最简单明了的作品,都需要演奏者通过自己的思考和个人经验,把简单的音符弹出最具内涵和美感的音乐。
    电影《晚期四重奏》上映后,好像从未脱离“话题之作”的范围。有人肯定影片的立意与种种用心,但也有不少观点认为:将一个普通的伦理片剧情放到几位音乐家演出弦乐四重奏的题材中表现,已经外强中干了……
    2018年5月11日在上海的罗大佑演唱会,编曲太丰隆了。罗大佑的能量那么充沛,我以为他大可不必用这么层层叠加的器乐制造声浪的高潮。新不如旧的心态一定也有,但编曲改动大的几首作品:《追梦人》《恋曲1980》,经常错觉轰隆的器乐走向和罗大佑的声线竟是貌合神离的……
    小泽征尔指挥柏林爱乐的《布兰诗歌》(飞利浦公司出品,封套上是在水中嬉戏的男女)准确而到位,尤其是序歌《命运,世界的女神》,对比强烈,歌声强劲、利落,打击乐铿锵有力。他有瞬间调动歌手与乐队的能力,让演绎爆发惊人的能量,尽管精雕细刻并非他的强项……
    对于一辈子离群索居、孤零零地与食物与远方书信作伴的马克思来说,能说出“我愿意与你分享一罐炼乳”这样的话,应是对这段友情怀了最真纯的期待吧。也许,马克思是幸运的。一曲终了,巧巧桑没有等来她的爱人,他却等来了自己一辈子的朋友。
  • 1
  •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
  • 114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