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08
  • 109
  • 110
  • 111
  • 112
  • 113
  • 114
  • 115
  • 116
  • 117
  • 118
  • ...
  • 120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抛开中国的选秀节目中的特定原因比如不允许未成年人参加等等,也抛开娜塔莉黑人天生的好嗓音等客观因素,我想知道,为什么中国的选秀节目中出不来一个娜塔莉这样单纯、快乐、让所有人都喜欢的歌手呢?比如现在正在进行的“快乐女声”节目,那些进入10强的选手们,她们真的快乐吗?是什么让她们不快乐?
    这几天家电和音频部门的同事打算要搞一次微型音箱的横向评测工作,希望我也能为这个横评写一点预热文章。很抱歉,对于横评工作我支持,但对于“微型音箱”这个东西本身我要泼冷水。
    自从音乐节在中国形成产业模式之后,它已经不再和音乐息息相关,而今,许多地方政府的参与更让这种模式找到了音乐之外的成因。这是多方受益的好事,让北京这块市场不再是各个音乐节争抢一批观众的狼窝,让并不富裕的乐队、艺人赚到更多的钱,拉动了地方的短期内需,带动区域旅游的长期发展。
    我们开始的时候是我跟黄家驹组这个乐队,后来加入另外两位,后来整合之后就变成一个比较稳定的阵容。家驹、家强、黄贯中还有我,四个人。后来发现家驹在唱现场的时候,他需要兼顾的事太多了,要弹吉他,还要唱歌,很忙。我希望他可以集中精力在一个地方,所以就找来刘志远,因为他在现场能弹吉他,也能弹键盘,音乐会变丰富一些。家驹唱的时候也会更舒服。刘志远在编曲上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有他自己的想法,不过合作了一两张唱片,他就离开乐队了,和别人组了“浮世绘”。
    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曾轶可就是今年快女的女王。观众、网友在面对她时纷纷自动列成两行队伍,一行是“挺曾派”,一行是“踩曾派”,任何一方都认为对方的论调荒唐得 “令人发指”。这两派爆发的口水汹涌成今年娱乐圈最大的洪水直奔曾轶可,这样的阵仗,冯小刚遇见了会说:“我抽你丫的”,陈冠希遇上了会说:“我退出娱乐圈”。但曾轶可不需要这样,她只需睁开惺忪的眼睛,用绵羊音来一句,“我不知道啊”,她的世界就清净了
    翻唱不新鲜,不但那些不出名的口水歌者喜欢翻唱,天王级的人物比如刘德华等也照翻不误。说实话我个人对莫文蔚并不感冒,之前对她的歌的了解仅限于《阴天》、《单人床双人房》等。对她的声音只感觉很另类,不媚俗,有自己的个性,却也没有更多的了解,更谈不上喜欢。下载这个CD只是因为网络闲着也是闲着,还有被那几个眼熟的歌名吸引,想听听台湾流行歌手是如何演绎大陆经典民歌的。没想到第一首《打起手鼓唱起歌》就把我吸引了,这首关牧村的名曲相信大家都会哼唱,在莫文蔚的独特嗓音下,你能感觉到完全不同于关牧村的味道,一种轻快,一种莫文蔚式的感受
    在上篇文章中我们集中盘点了2004年-2007年这四年期间的微型音箱。这是国内微型音箱市场起步萌芽的四年,在没有经验借鉴、没有方案参考的环境下,透过产品可以看出:各厂商在面对这样一个全新市场时的不知所措,产品徘徊在桌面小型音响系统和户外便携音响方案这两者之间摇摆不定。那么从2008年起,经过四年发展的微型音箱市场是否仍然一片迷茫?通过下面的产品盘点大家应能可以看出一些变化
    从电脑能发声,至今已经25年,现在,PCHiFi已经不再是梦想,我们沿着时间轴所列举的这些事件或者产品,都是对PCHiFi具体化过程中产生过关键性重要影响的,未来会怎样?欢迎讨论。文章可能并不完善,如果您认为我们遗忘了某些关键性的重要产品或者事件,敬请在留言中补充,我们会依据大家的意见对本文进行补充和修改
    回首30年,我想到一位美国音乐学者的话:流行音乐就其工业化生产的本质来说注定了它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文化垃圾,但如果还有百分之一的精品,就足以证明它生存的价值。
    假如微型音箱确实是一个新兴市场,下一步我们来分析它是一个什么结构的市场。有的市场结构像鸡蛋,需要层层挖掘,比如手机。产品的主要需求就是通话,在这个不变的大方向下,只能去拓展附属功能,市场不断向纵深发展。微型音箱从一开始,就不能算是一个单独的市场,“微型音箱”,准确的说,不是一种独立的产品类型,是一类产品分支,在这个类别内,有着许多截然不同的功能诉求。从各家企业对自己产品的命名,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差别,“便携音箱”、“笔记本音箱”、“数码音箱”、“桌面音箱”等等,这反映出,业内的企业尚未就微型音箱的主要功能诉求达成共识,各家企业看到的都是不同的机会。有的企业,甚至一下就推出多款产品,同时试探不同的市场需求。这种市场结构,很像一只石榴,看似一个统一的市场,剥开皮以后,里面其实各自为战
    这些不利因素加在一起,让消费者不愿意去对微型音箱进行消费,更不会形成一种消费共识。给台式电脑配上一台音箱,已经形成市场共识,大部分初次购买台式机的用户,也会受到媒体导向以及周围的朋友的影响,为自己配上一台音箱。但购买笔记本的用户,却很少有给自己配一个笔记本音箱的意识,这种意识的缺乏,是厂商、媒体与消费者共同造成。就这样,一个明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却做得不温不火
    在随后的媒体报道中,所有人谈到杰克逊对中国流行音乐的影响都是含糊其词,没有具体事例,其实就是想当然地认为他老人家一定会对中国流行音乐有过巨大影响,光环那么耀眼,怎么也得照耀中国吧。崔健说:“这世界上没有人能比得上迈克尔·杰克逊。”这是一句废话,但是跟中国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跟崔健没什么关系,崔健最初摇滚的启蒙来自“滚石”“警察”和Talking Heads或“冲撞”这样的朋克摇滚,以及六七十年代美国的乡村音乐和民歌,因为在当时他能听到的只有这些。即便崔健在当时听到杰克逊的歌,也只能是一种欣赏方式敬而远之。
    自从笔记本有取代台式机成为PC主流的趋势确立以来,各个音箱厂商就在琢磨着如何吃进这块市场,但这块市场一直没有做大做强,没有一个厂商把微型音箱做成了支柱性的产品。是市场需求不够还是产品不对路?我们尝试着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算起来,听Kaas很久了,但一直找不准一个词汇来形容她独特的风格。她的唱腔慵懒,嗓音沙哑,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与高贵,很不好形容。某日,突然想起了“性感”这个词。这种性感很有滋有味,她并不是直接唤起生理反应的那种性感,而是让你陷入意淫的想象空间。
    杰克逊走的时候,身高178公分,体重却只有57公斤,拍拍他的背,会硌到骨头。50岁,他已不再年轻而且非常孤独,“流行将离我们而去”,英国《独立报》用这样的标题来缅怀杰克逊。而在此之前,杰克逊背负更多的是舆论压力,自虐的糟糕的生活状态、引起争议的娈童案,让媒体和公众里充斥了怀疑的声音。也许这样说不够善良,即使杰克逊已经红了40年,即使他有着超强想象力和不世出的才华,但在他尚未淡出公众视线,尚未完全贫困潦倒的此时猝然离世,好过被人们逐渐遗忘。他的音乐因为他的离世而永存。
    回头想想,已经听了BEYOND的歌曲很多年了,但是奇怪的是从没有感到厌倦过。或许,真正永恒的东西,是不会受到时间的制约的,相反,随着时间的沉淀和历练,反而可以象酒一样,更加香醇,更加值得去细细品味,就好象有一首英文老歌《Yestoday Once More》那样,每每去聆听,每每去追忆,内心飘荡和流淌着的总是温馨和甜美。我们这代人是新旧文化的过渡群体。我沉思于《大地》给我的理想思考,我豪迈于《长城》给予我的历史沧桑,我迷惘于《你知道我的迷惘》,我激情于《冲开一切》,在那些患得患失的日子里我用家驹的歌给我精神引导。家驹的歌在我的高中岁月是我精神食粮,不敢说家驹的音乐有多么的伟大,但在我心里华语乐坛应该没人在音乐与思想的两个层面和家驹相提并论的。
    我想象着,有一天鲍勃·迪伦死了,麦当娜死了,斯汀死了,米克·贾格尔死了,媒体同样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对中国流行音乐有什么影响?”中国那点破流行音乐,谁愿意影响它呢。但凡有个人对中国流行音乐有点影响,中国流行音乐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恶心。
    老婆拿回一张碟,客户送的,据说很火。拿过来一看,哦,天哪,哦,天哪天哪,是小娟。在老婆眼里,她的土鳖老公不应该知道小娟,听小娟的歌是少数有品味的人用来表明自己很有品味的。切,其实,我老早就听过她的歌了。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同时佩戴着荣耀的皇冠却也同时肩负着无穷无尽的骂名,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同时迎接着全世界狂热的追捧却也同时面对着人群中最恶毒的谩骂。迈克尔-杰克逊跳着一个生命可能呈现的最壮观的舞蹈走过我们面前,他的身后却紧随着指责、怀疑、中伤、嘲笑……在他风靡世界的春风得意中,可怕的阴影却始终不曾离开他半步,美好和丑陋、仁慈和丑闻,矛盾中的他戴着悲伤的面具,仿佛拥有天使和魔鬼两个面孔,他让所有人看见生命之绚丽,也看见命运之残酷。
    尽管他的生活和他的音乐(当然还有他的那张脸)在过去的十年间都有些混乱,但Jackson对流行音乐所做出的贡献却是不可磨灭的。在那个黑人和白人观众都只知道坚守着自己一贯的聆听习惯而不肯相互欣赏的时候,《Off The Wall》,特别是《Thriller》这样的专辑无疑是成为了融合不同乐迷的良药——是杰克逊让这些坚守自己小圈子的人们走到了一起,或许对他来说,这才是音乐生涯中最值得引以为傲的荣耀
  • 1
  • ...
  • 108
  • 109
  • 110
  • 111
  • 112
  • 113
  • 114
  • 115
  • 116
  • 117
  • 118
  • ...
  • 120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