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23
  • 124
  • 125
  • 126
  • 127
  • 128
  • 129
  • 130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当你面对山、河、水时,是怎样的心情呢?焦虑不安、忧愁伤怀、痛苦难耐吗?不会的。虽有少数例外,但大多感到壮阔、宁谧、清朗、自在,一种在大自然怀中的安稳和轻松。听窦唯的《山河水》专辑也是一样
    在音像市场被盗版搞得焦头烂额的时代,中国音乐家们能有这样的成绩,确实难得。更为可贵的是,国内音乐家在那样严酷的环境下,竟能创作出这么多想象力丰富的另类音乐作品,大大领先于港台
    全球,耳机产量最大的地方是中国大陆,几乎生产了全球几乎所有中低端耳机,占据全球耳机总量至少90%以上的份额,而这个地方,产量占据90%的地方,竟然没有一款能叫得响亮、拿得出手的耳机品牌……
    耳机是用来干什么的?是炫耀?收藏?满足占有欲?有人把耳机买回家,各种试音碟试一遍,听听试音碟中火车轰鸣声、玻璃破碎声。分析耳机头头是道,耳机优缺点清清楚楚,对耳机的缺点更是耿耿入怀,老是琢磨着换耳机、升级。耳机不仅是用来听音的,更是用来听乐的。如果仅是听音最高级的耳机听出的玻璃破碎声,也不如你现场摔一个瓶子来的真实
    书签: 耳机
    今时今日,你在香港街上随手捉住一位青年人问,什么歌曲可以代表香港啊?我相信十位有九位都会说:Cantopop!粤语流行曲!不过,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香港,就算是排位子都轮不到粤语流行曲。
    书签: 黄霑
    也许你不熟悉他的名字,也许你不认识他的面孔,但是你一定听过他的歌。“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浪奔,浪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焚心以火,让火烧了我,燃烧的心,颂唱真爱劲歌……”“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有些人就是要在离去的时候才让你意识到他的陪伴,才知道他在你生命中已经有了多么深刻的印记,才知道这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对你的生活有过什么样的影响,比如黄霑
    书签: 黄霑
    黄霑1963年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毕业后首先进入广告界,“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这句广告词就出自他的手笔。后来他与作曲家顾嘉辉联袂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风靡东南亚。因为文才飞扬,个性洒脱,与金庸、倪匡、蔡澜并称为四大才子
    书签: 黄霑
    我出生于79年,应该勉强算得上70年代生人,因此看到现在网上有关争论70年代生人的热点,颇有感慨。我还远没有到达怀旧的年龄,但是根据自己多年来,所听到的流行歌曲,总是有自己的看法。相比较来讲,还是喜欢老一点的歌曲
    歌词排列从头至尾没有停顿,没有标点。有人说窦唯自己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从那些说什么都必须有“意义”的人的角度来说,的确如此罢,呵…… 对于这样一些“不可思议”的句子,它们只能给人以模糊的感受。这种“感受性”只是作为潜在的可能性存在于听者的身上,它的意义只能通过听者个人的生活与其构成的联系而表现出来,就这些句子本身而言,是无法解读的
    书签: 窦唯
    崔健和窦唯这两个极具个性的人,在中国的原创音乐中可谓是超重量的人物,他们的每张专辑,每部作品,每场演唱会都给人们带来极具震撼的影响,但他们的风格却极为迥异,我常常在想,他们到底是什麽样的人呢?
    怀念雨生,并非一时兴起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快要毕业了吧,怀旧的心情总是特别的强烈。深锁落寞的夜,一个人听着雨生的《大海》, 任感情和思绪在那歌声里游荡。总想写点什么东西来告慰这落寞的心情,告慰人生路的艰辛,告慰雨生的世界。然而现在,倒是希望象雨生那样在纷飞的雨中死去,死了,灵魂还在,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书签: 张雨生
    刀郎的走红,缘于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发行。当“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的歌声在大街小巷回荡时,我们禁不住重新审视着手中的歌碟,这样一张薄薄的唱片究竟包含了怎样的魔力?6月10日上午,还在睡梦中的著名乐评人颜峻被记者的电话吵醒,一听到刀郎两个字,他似乎立刻“神志清醒”。对于这样一张火遍大江南北的唱片,颜峻的评价却简短到只有两个字----一般。“这是一张制作成本极低、录制也很简单的唱片。从配器、编曲上讲这张专辑很普通,甚至它的水准还略低于现在一般唱片公司的平均制作线,似乎还停留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状态。”
    书签: 刀郎
    太多人听过刀郎的歌,但很少人知道他长什么样——歌手刀郎没有进行起码的宣传、没有MV、没怎么打过榜,也几乎没接受记者采访,甚至他的照片都很难找到。与一掷百万打造偶像的唱片公司模式截然不同,刀郎创造了一场非典型流行,让不少专业人士吃惊——原来流行也可以如此简单。有一种市场推测称,现在刀郎的唱片销售量可能在600万张(不含盗版),是国内最近10年销量最大的一张唱片
    书签: 刀郎
    中国的摇滚音乐人在第一步的成功之后总是不能很好地继续下去,他们是否真的把音乐当作自己一生的理想?唐朝在《送别》中说:“故事中的世界在慢慢告诉我,也许这样的世纪不再有,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间奏是一段清新的木吉它,唐朝虽出落寞的《送别》,是上世纪末中国摇滚音乐的一首挽歌。
    “低音没有方向。”因而,“低音和超低音炮可以放在房间(听音室)地面的任何地方。” 这是一条古老的音响规律,古老得没有什么人去质疑它。多少年来,大师们均作如是说,专刊上皆为如是登,论坛里如此说。
    书签: 低音
    对于创新这是一次新的挑战,因为它的独立声卡市场必然受到其它品牌新的冲击,但一定也能抢回一部分被集成声卡占领的市场,而且集成声卡部分是呈增长的势头,所以从长远来看,创新的开放会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书签: Emu
    难道我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所买的喇叭,其所发出来的声音仍然不及耳机吗?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太荒谬了吗?
    在今天,我们还不能预言他们将是最好的,但这个声音,我们确实期待已久。以他们对音乐发自内心的虔诚和热情,他们踏实专注的努力态度和自动自觉的不断检省,以及他们的音乐所显示的艺术才华和内在力量,我们完全可以说,在时下众多的年轻乐队中,鲍家街43号乐队是最具潜力的。也许他们还并没有找到最完美的表达方式,也许年龄导致的经验不足还阻碍着他们通往成功颠峰的道路。但我们深信:他们的音乐可能为我们的时代创造奇迹。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写“音响二十要”了。第一次在“音响论坛”第40期,隔了不久又写了一次算是补述的材料。这次为了第七届音响大展我们自己编的手册,我又写了一次。 前后三次写“音响二十要”,时间隔了五年多。五年后检视我所写过的二篇“音响二十要”,几乎已经没有多少补充或更改的必要。不过,为了让读者们不必分篇去找,并且也藉此机会重新整理“音响二十要”的思绪,我还是决定再写一次。或者说再编一次:将前后二次的“音响二十要”融合起来。所以,如果有论坛的老读者发现这篇“音响二十要”几乎都是旧材料,请不必生气,它本来就已经无可更改。至于新读者,我诚挚的希望这篇“音响二十要”能够在您的心里建构出一套听音响的中心思想。
    一个孩子的成长,越过树林,越过湖泊,越过海洋,有些东西成为他生命里永远的记忆,有些音乐成为他骨头里不变的髓。岁月恒久远,经典永留传。有些摇滚给我们的印记将永远不能从我们的头脑中抹去,音乐也好,垃圾也罢,我们不能忘记的,就是属于我们的,伤,或者痛,或者爱。
  • 1
  • ...
  • 123
  • 124
  • 125
  • 126
  • 127
  • 128
  • 129
  • 130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