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126
  • 127
  • 128
  • 129
  • 130
  • 131
  • 132
  • 133
  • 134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因为工作关系,常常去一些娱乐场所检查工作。在没到现在这家单位之前,我是从不上什么歌厅舞厅的,总觉着那些地方不是咱这号人去的,再加上流行歌曲不会唱,舞不会跳,也就没了那兴趣。自去年8月调到现在的工作单位之后,工作性质所定,不去还不行。慢慢地,也就觉着唱唱歌也没什么不好
    书签: 老歌
    熏陶在音乐的氛围中是一种幸福,以审美来愉悦身心不能不说是相当有格调的事情。可惜,那是西方的产物,而附庸风雅在我们生活中是常有的——两人互相谈论音乐,嫌说的不过瘾,非要有点新意才行,说着说着从谢霆锋就转到勃拉姆斯或者是德彪西了,然后谈谈卡拉扬或者小泽征尔的水平,这才是品位呢!实际上他们也就只能把谢霆锋谈得很透,剩下的纯粹是把历史上音乐大师的名字进行排列组合
    书签: 虚荣
    70年代的人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变迁,我们感受过8字弟妹们完全不同的流行文化,台湾校园歌曲、酸到骨头的靡靡之音、愤怒的摇滚、84版射雕英雄传……这些都是记忆,这100首就是记忆之一
    书签: 经典
    如果再过十年,生活把我折磨成一个六亲不认辣手摧花的无耻之徒,只要你让张楚、何勇、窦唯站到我的面前放声歌唱,一定又能找回年少时那个傻傲傻傲的我
    书签: 摇滚
    不只是随身听,不只是工业设计,不只是执行长贾布斯(Steve Jobs)的才气,苹果计算机iPod的全球疯狂成功,更来自一连串的软件开发策略和企业转型。iPod的冲击,也不仅是生活风格的扰动而已,而是全球科技产业的大胎动,由两千年到今天,在全世界科技公司找寻「再成长」的漫漫长夜里,苹果已经证明:它的「iLife」概念才是新主流,而iPod正是它主宰未来的讯号……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多元化的文化需求必然带来多元化的艺术格局。正如王晓京所说,如今全世界的文化生活都在向多元化发展,我们何必再把自己固化在一种模式上呢?女子十二乐坊,不管以何种名义流行,都是一件让人庆幸的事儿
    或许我们真该先想想:或许摇滚乐是一种精英文化,是一门实验艺术,是贵族的事业,是其他人的先锋队?如是,则不必在乎有没有人倾听,只要独善其身,孤独地飞掉便是了。但是此思路不通。摇滚乐的先锋性永远建立在民众性的基础上,它的批判锋芒、它的创造力、它的勇气、它的孤独和独立都是向民众传递的内容
    书签: 摇滚
    纵观全文,我想总结的就是,虽然情爱被中国的摇滚歌手们用来作为反抗现实,讴歌理想的手段之一。但是摇滚人本身在这个方面却有着远比他们的立场要复杂得多的感情。这种复杂的感情源于边缘人的生存状态导致的对生活的反思和怀疑;也同样源于丰富的生命感受。从后结构主义的观点出发,恰恰是这种复杂与摇摆不定的焦虑状态迸发出来的力量,赋予了摇滚乐更高的价值
    这场剧变中,没有输家。intel得到苹果,让PowerPC构架的电脑人间消失,也让微软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苹果得到intel,解除了束身之缚,以后苹果是靠软件还是硬件打天下多了很多未知结局,可以断言的是,其中最光辉的结局肯定比现在强。而微软得到IBM,赚了口水不说也让对手冒了冷汗,IBM得到微软则真真正正做上了PowerPC构架的老大,势力的重组,让一种新的竞争格局重现,IBM彻底告别个人电脑业务,电脑用CPU市场剩下intel和AMD,操作系统市场变成MAC OS VS Win,相互约束相互竞争,受益的肯定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
    哪座城市值得歌唱?这取决于哪座城市更有精神磁场,哪座城市更能激发人的抒情与怀旧欲望,哪座城市更能包容雄心勃勃的和感伤的灵魂。一首歌令我们恍惚之间生活在别处……
    我是一个不拒绝摇滚的丫头,但不可否认,中国的摇滚事业已经处于疲软的境地。我无法说我不失望。买下了许巍的磁带。是想以一种温暖的不带批判的身份接近中国或者说北京摇滚这个领域,或者就因为出于对封面策划的喜欢。当然,还有歌曲的名字,那段时间正迷恋米兰·昆德拉的作品,《在别处》多多少少应和了我的心境。还有水妖、秋天、悄无声息……一些我认为极美的歌名。放入随身听里开始听,一种很慰贴的感觉,说不上是经典的摇滚,但是有种讨人喜欢的笨拙。
    书签: 许巍
    金庸大侠《射雕英雄传》有一位人见人爱又招人恨的角色,大号周伯通老顽童,其独门看家本领就是左右互搏之术。而今将此道玩得神乎其神,得万人崇拜的却是来自新加坡的Creative,Creative有个很好的中文名——创新,但它侮辱了这个中文褒义词
    时隔七年,这个疑问浮出水面!到底是七年前的数值有夸张,还是眼下为了加大宣传力度,而故意将原先的数值缩小,以显现新产品运算能力的强劲?无论如何CREATIVE难逃虚假宣传的嫌疑,而且好像类似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创新身上,前不久从国外传来的“24/96音频”诉讼案也同样源自消费者对于CREATIVE宣传不实的愤怒和怀疑。由此大家再看CREATIVE此番宣传X-Fi高达10340 MIPS的处理能力,作为普通消费者和媒体,我们还能兴奋得起来吗?
    Extremetech网站一篇《Creative's New X-Fi Audio Processor》,又让人对创新的新武器,这颗X-Fi超级音频加速器产生了无限敬意,高达10340MIPS的运算能力号称强大于Audigy 24倍还多,运算能力的70%,也就是大于7000mips运算将用于SRC,让人瞠目结舌,叫人怎么能不向往?
    保卫张艺谋的最稳健的理由是他的票房,最难堪的理由是“我们找不到第二个张艺谋”,最通俗的理由是他代表着共同的世俗审美,最保守的理由是他“非常中国”,最奇怪的理由是我们还可以找到他来给我们骂,最发自内心的理由是因为他所以我们有了“谋女郎”。
    书签: 张艺谋
    张楚歌词对现代文明的思索、反叛,对民间理想的描绘、形容,失败后的自我剖析;反映了一个现代人的完整的心路历程。他的歌词也可看成是一个现代人的精神写照。透过他的歌词,我们可看到一个代表着现代人心理、精神、思索、追求的典型形象。这一形象对于这个现代文明的时代是很有代表意义的
    书签: 张楚
    关于当代歌词之病,人们已经说得很多了,有人罗列了“十大硬伤”,有人大声疾呼“假大空现象何时休”,有人甚至给发了“病危通知”。中央电视台2000年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后,观众和专家一片怨声,有权威报刊载文“为歌词创作看病”。中国音乐文学学会2002年深圳研讨会,有记者报道题为:“为中国当代歌词创作会诊把脉”。
    书签: 流行歌
    2002年春节,何勇点燃了自家的房子,警方闻讯赶到时,何勇还抱着吉他端坐屋内。劫后余生的何勇,有幸充当了3年后中国摇滚活的祭品。2004年12月17日,在前北京音乐台著名DJ张有待的九霄俱乐部,举行了一场“纪念‘中国摇滚乐势力’香港红石勘演唱会十周年”的小型演唱会。是夜,红馆舞台上的几位主角——“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以及唐朝乐队中,只有何勇最后出现在纪念活动的现场。虽然没穿当年的蓝色海魂衫和戴烂红领巾,已经发福的何勇象十年前一样卖力嘶喊时,期待祭奠的人们仍感到心满意足。
    书签: 摇滚
    突然想到前不久听到的一句话,是某领导开会时对员工说的一句话:“你们就是一帮傻子,我指挥你们这帮傻子去骗那些更傻的用户”。这句话至今一想起来还心悸
    音乐里有股真性子,这和她们的生活是一脉相承的,当然其中也有扎着胆子做出来的秀,就是这帮人实际没活到那种激烈的份儿上却硬要做出女流氓的范儿,这就是一不经意单纯了一把,生生暴露了自己的向往,怎一个纯字了得,不像有的女同胞动不动就玩假招子扮处女。说一千,道一万,我是个男的,其实不懂女的心。另外,我说女的不行,并不代表暗含着说男的行,从伟哥大花轿到受伤小帅男,一路是缺心眼,另一路是肾衰竭,还舔着脸说别人其实都是自己的肋骨呢!
    书签: 摇滚
  • 1
  • ...
  • 126
  • 127
  • 128
  • 129
  • 130
  • 131
  • 132
  • 133
  •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