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一年又一年 [2020年]
幽玄_天人之舞 于 2020.01.16 18:35:35 | 源自:百度贴吧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80

2020年的第一天,当安德里斯·尼尔松斯第一次站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吹起短号的时候,他准会想起为救场答应马里斯·杨松斯担任奥斯陆爱乐乐团小号手的那一天。后来据他回忆,时值杨松斯率领奥斯陆爱乐乐团在拉脱维亚巡演,乐团小号手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登台,杨松斯便征询尼尔松斯能否作为小号手顶替登台完成下半场的柏辽兹《幻想交响曲》。后来证明,尼尔松斯在没有参加排练的前提下,出色地完成了这个任务。当杨松斯询问他是否需要额外的报酬时,尼尔松斯便向他提出了跟他学习指挥的想法。机缘巧合之下,尼尔松斯成为了杨松斯迄今为止最出色的学生。

杨松斯对挖掘故乡拉脱维亚的音乐家一直不遗余力,女中音歌唱家嘉兰查也曾多次与他合作。而尼尔松斯作为杨松斯的“嫡系传人”,更有着他老师的深刻印记。杨松斯的艺术风格自然流畅,同时注重挖掘作品内在的表现力,并通过对音色的打磨塑造,将音乐的内在情感焕发出来。而作为指挥家的尼尔松斯,我们也不难通过音乐发现他鲜明的师承关系。尤其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哪怕只看他的指挥动作,我们也无法忽视他身上杨松斯的影子。

今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选曲,尼尔松斯就显露了他的“野心”。近几年来,维也纳爱乐乐团邀请了更多中青代的指挥家登台演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带来的是一场青年人指挥棒下青涩的施特劳斯家族舞曲,而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则为我们带来了德国人一般有板有眼的维也纳舞曲。但无论是谁,在他们的曲目单中,都有着大量的生僻作品出现。今年的尼尔松斯同样如此。

  • 今年恰逢音乐之友协会大厦落成150周年,曲目单中自然少不了与这座音乐殿堂颇有渊源的作品,比如在大厦落成舞会上首演的爱德华·施特劳斯的《冰花》玛祖卡波尔卡和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享受生活》圆舞曲等等。此外,今年还是乐圣贝多芬诞辰250周年,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终于也出现了贝多芬的作品。不同于大家以往的猜测,今年音乐会上带来的是贝多芬的一组短小精悍的《乡村舞曲》。除此之外,今年还是施特劳斯家族中约瑟夫·施特劳斯逝世150周年。因此在这场音乐会上,还选择了约瑟夫的不少作品,其中更是不乏冷门作品。众多纪念因素综合在一起,今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在选曲上就显得尤为意味深长,以至于今年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数量并不多,这对欣赏者来说不啻于是一个挑战。

    看到曲目单,或许我还会担心尼尔松斯能否驾驭得了如此晦涩的选曲。但现在看来,尼尔松斯更多地表现出的是对作品的驾轻就熟。比起前几位登台的新人指挥家,今年的尼尔松斯在舞台上的表现显然要更加轻松自然,对曲目风格的演绎也无明显纰漏。从曲目的演绎上,尼尔松斯的手法大开大合,抒情的作品注重音色的浑厚,而轻松的作品则放开速度。这种从作品自身气质出发,“量体裁衣”地诠释作品的风格,似乎更有着说服力和表现力。因而,纵观最近的十年,今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颇值得回味。

    音乐会的开场再次选用了非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卡尔·米歇尔·齐莱尔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常客,然而大家更熟悉的是他的圆舞曲。今年的开场,他的《流浪汉》序曲则让大家有了一睹他轻歌剧风采的机会。这部作品有着典型的轻歌剧序曲的气质,旋律轻盈优美,杂糅了歌剧中具有代表性的选段,并配以气势恢宏的序奏,十分适宜作为音乐会的开场。作为首度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尼尔松斯,他几乎还原了对维也纳舞曲旋律弹性的处理,此外对不同乐段情绪上的拿捏也十分到位。他的这种注重作品内在对比性的手法,也体现在了这场音乐会的多部作品中,尤其以几首圆舞曲最为鲜明。

    上半场小约翰的《柠檬花开的地方》圆舞曲在他的指挥棒下,无疑是个非常经典的演绎。这首有着朦胧气质的圆舞曲,是小约翰对意大利风情的深情描写,曲调缠绵悱恻、一唱三叹,是作曲家巅峰时期的手笔。与以往演绎的几个版本相比,尼尔松斯的侧重点不在音乐的清新流畅或浓墨重彩上,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音乐不同段落的表现力上。这种处理思路我在莫斯特的演绎中见到过,但与莫斯特相对清新的路线比起来,尼尔松斯更注重作品不同段落气质的突出。因而,在这次《柠檬花开的地方》的演绎中,尼尔松斯用近乎完美的呼吸感将作品不同段落连接起来,并且调动了乐团音色上的变化,为每一段小圆舞曲都量身打造了不同的表现力。比如第五小圆舞曲中,他突出了乐团低音声部的旋律,让音乐听起来更加低回婉转。

    除了音色上的表现力,尼尔松斯对弹性速度的演绎也让音乐听起来更加灵动。比如上半场的《爱的问候》圆舞曲。这是一首约瑟夫·施特劳斯早期的圆舞曲,虽然还略显不成熟,但依然有着不少可圈可点的段落。虽然这类作品无论如何演绎都容易吃力不讨好,但尼尔松斯在音符间灵动的处理却也让它听起来并不那么冗长繁琐。

    说到尼尔松斯的速度,这里就不得不提让大家为之一振的苏佩的序曲《轻骑兵》。《轻骑兵》序曲算是苏佩序曲中最脍炙人口的一首,巧合的是,似乎它的每次出现都预示着曲目单中将出现大量生僻作品,今年也不例外。这是一首大家几乎都了如指掌的作品,而尼尔松斯的演绎带有着明显大开大合的特点。在大家几乎已经司空见惯的主题的呈现之后,指挥家让独奏的单簧管以慢乎寻常的速度将作品的气氛压抑下来,并通过浑厚的大提琴声部将富于歌唱性的主题呈现了出来。紧接着,在作品临近结尾的部分,尼尔松斯为大家带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处理。《轻骑兵》序曲的尾声有着多种演绎手法,尼尔松斯的诠释思路不同于上一次莫斯特的处理,选择了让铜管乐慢一倍的方式演奏,与此同时,指挥家还突出了大鼓和低声部弦乐的分量,为这一段音乐增强了轰鸣感。紧接着,尼尔松斯放飞了速度,让音乐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结尾。这就营造了音乐节奏上的弹性,铜管乐的慢速演奏仿佛压抑了作品尾声大高潮的情感,同时又加强了作品高潮前的辉煌。紧随而来的,则是异乎寻常的加速,就仿佛压抑已久的弹簧终于摆脱了束缚,弹性势能得到释放,一飞冲天。

  • 通过音乐来“遥控”听众的感官,尼尔松斯再一次为大家做出了完美的示范,同时也让这版《轻骑兵》序曲成为了范本级的演绎。在随之而来的下半场,几首圆舞曲的处理同样没有让人失望。小约翰的《万民拥抱》圆舞曲是一首主题欢快的圆舞曲。音乐会过半,尼尔松斯的状态也渐入佳境。这首《万民拥抱》的演绎在保留了他对音色、节奏和呼吸的关注的基础上,更平添了松弛自然、怡然自得的气质。到了曲目单中的最后一首《动力》圆舞曲时,尼尔松斯更近乎完美地做到了旋律中神秘感和动感的平衡。相比起来,与《动力》圆舞曲只有一曲之隔的《享受生活》圆舞曲,则由于删除了所有反复,听起来略显匆忙单薄了点儿。或许正是由于这部作品的演绎结构上并不那么完美,才使得音乐的完整性略有打折。不过纵观今年的几首圆舞曲的演绎,尼尔松斯对不同小圆舞曲之间的对比还是非常突出的,对音乐气质的捕捉也非常精确。首次登台的尼尔松斯,无疑事先做了不少功课。

    相比于几首圆舞曲,尼尔松斯指挥棒下的小作品的效果却各有千秋。上半场争议比较大的似乎是小约翰的那首《花节》波尔卡。通常意义上来讲,这首既非快速波尔卡,也非法兰西波尔卡的作品,其速度的诠释空间是很大的。纵观历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这种波尔卡不乏风卷残云的演绎,也不乏慢条斯理的诠释。或许很多人都会拿尼尔松斯的演绎去对比1996年马泽尔的版本,在听过马泽尔流畅的演绎后,对今年不急不缓的速度赶到十分不习惯。不过我却认为,在尼尔松斯将速度慢下来之后,作品中清新雅致的气质就呈现了出来。稍慢的速度还让不同段落间戏剧性的对比更加鲜明,听起来也更加妙趣横生。相比起来,下半场约瑟夫的《丘比特》法兰西波尔卡的处理思路与之如出一辙,再加上约瑟夫鲜明的个人风格,观众对这部作品的接受度要明显好于《花节》。

    相比于年复一年一成不变的演绎,我更喜欢挖掘出作品新意的版本。毕竟,对于这种总谱上速度标注并不明确的作品来说,以不同速度进行演绎本无可厚非。况且,不同的演奏速度反而会为作品赋予不同的气质,让它的呈现更具新鲜感。1992年的卡洛斯·克莱伯不也曾用不那么欢快的速度诠释了约瑟夫的《打铁》法兰西波尔卡嘛。

    尼尔松斯的《花节》速度不急不缓,他的《闲聊》快速波尔卡的速度却可谓狂飙突进。纵观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历史,恐怕再难找出速度如此之快的《闲聊》了。而尼尔松斯的处理速度虽快,却丝毫不显浮躁杂乱,我们分明能感受到乐团精准地完成了尼尔松斯对速度的要求,也分明感受到了尼尔松斯对这支历史悠久的乐团的掌控力。

    此外,爱德华·施特劳斯的《猝不及防》快速波尔卡也是一首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爱德华的快速波尔卡一向是他的拿手体裁,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上演的他的几首快速波尔卡都受到了好评。而今年不仅出现了他的快速波尔卡,还第一次上演了他的玛祖卡波尔卡。这首随着音乐之友协会大厦落成而首演的作品今天听来也并非全是应景之作。无论是对调性的自如变换,以及配器的灵活运用,都让这部作品有着别具一格的气质。相比于以忧郁气质著称的约瑟夫,爱德华似乎在忧郁上也不输于他的哥哥。这首玛祖卡波尔卡一起范儿,小调的旋律就为作品铺垫了婉约的底色。在呈示部中,主题再次出现时,大提琴的音色更为旋律平添了几分动人的妩媚。但愿他的玛祖卡波尔卡并非像他的圆舞曲那样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只是惊鸿一现,我更期待着未来能够上演他更多的玛祖卡波尔卡。

    在汉斯·克里斯蒂安·伦拜的《邮差》加洛普中,尼尔松斯终于拿起了短号,为我们再现了他早年间作为小号手的风采。众所周知,在跟随杨松斯学习指挥之前,尼尔松斯还是一名乐团里的小号手。在《邮差》中,尼尔松斯的短号音色颇似驿号,为我们描绘了邮差送信时吹奏驿号的画面。当然,在音乐会上,大概是由于紧张的缘故,尼尔松斯的短号吹奏并不那么完美,有几处还险些错音。不过,对于观众来说,指挥家吹奏短号的场面,无疑也是这场音乐会,乃至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历史上的一个亮点。

  • 而《邮差》之后,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贝多芬的一组《乡村舞曲》。早期的维也纳作曲家大多都创作过乡村舞曲这一体裁。贝多芬的乡村舞曲一扫他交响曲中深刻的矛盾冲突,作品简单明快,有着动人的韵律感。音乐会中,尼尔松斯将这六首乡村舞曲以大家熟悉的四对舞的形式演奏出来,作品之间没有明显间隔,因而虽然每首舞曲独立成篇,但演绎下来却又成了一个有机体。如此一来,阿尔卑斯山中的乡村舞会的热闹场面就被鲜明地呈现了出来,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这个场合也颇为相得益彰。

    在这场音乐会上演前的一个月,尼尔松斯的老师杨松斯与世长辞,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同时也让对尼尔松斯演绎风格的讨论来得更提前了一些。音乐会后,尘埃总算落定,作为第一次登台的尼尔松斯来说,今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质量颇为上乘,尼尔松斯也在这个舞台上完成了一次近乎完美的亮相。现在看来,他的再次登台应该不成问题,而大家更关心的,则是他下一次登台将会保留多少杨松斯的痕迹,又开拓了多少自身的风格。正如他的屡次登台的前辈们一样,或许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我们还将见证尼尔松斯的成长历程,目睹他指挥技艺的发展和成熟,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尼尔松斯未来还将发展出更加独特的个人风格,也将为我们带来更加精彩的演绎。

    幽玄_天人之舞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一年又一年》系列: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相关阅读: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58.254.011.***
    058.254.011.***
    发表于2020.03.17 12:20:57
    9
    068.014.066.***
    068.014.066.***
    发表于2020.01.22 06:08:09
    8
    114.241.***.***
    114.241.***.***
    一篇好文!让我再一次深刻领略并理解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这些曲子背后的知识和耐人寻味的东西。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1.19 00:04:46
    7
    180.122.146.***
    180.122.146.***
    发表于2020.01.17 21:55:46
    6
    111.201.088.***
    111.201.088.***
    发表于2020.01.17 09:20:49
    5
    223.157.216.***
    223.157.216.***
    发表于2020.01.16 23:09:57
    4
    202.068.200.***
    202.068.200.***
    发表于2020.01.16 20:51:10
    3
    101.069.200.***
    101.069.200.***
    发表于2020.01.16 19:35:35
    2
    114.229.188.***
    114.229.188.***
    发表于2020.01.16 19:17:48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266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